热门搜索:

深圳流浪者聚居高架桥底 老母亲千里赶来跪求回家

时间:2017-03-12 10:41 文章来源:南县新闻网 点击次数:200

深圳流浪者聚居高架桥底 老母亲千里赶来跪求回家

原标题:打零工、睡桥底,他们宁愿流浪深圳也不回家,老母亲千里迢迢赶来跪地哭求……

在深圳西乡的这座高架桥下,

是8位在深流浪多年的流浪者的“家”。

他们平均年龄不到三十岁,

没任何证件,风餐露宿,靠打零工勉强度日。

3月8日下午5时许,

他们当中的6位流浪者家属

终于在此找到了阔别多年的亲人。

我现在没脸回家

清晨的一场雨让深圳再次陷入“倒春寒”中。在南都记者与深圳“让爱回家”的志愿者一同赶到的时候,西乡立交高架桥下荒草丛生的一处空地上,8位青年人正并排坐在地上与“假装”为他们介绍工作的志愿者交谈,身上盖着旧棉被,身边散落着一些他们的日常生活用品。

刚刚27岁阿林正在坐在其中,与身边朋友开着玩笑,他的二哥阿峰远远的一眼就在人群中认出了他。突然看到远处来人,正在说话的他们有的立刻从地上站起来用衣服盖着脸跑着离开,而阿林则直直的站了起来,愣了下说“你们咋来了,姐!”长姐阿华则一下扑进了弟弟怀里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我现在没脸回家!我过年再回去好不好,现在我这样怎么回去!”湖北的小诚在看到自己父母和哥哥之后的第一反应不是立刻相认而是转身就跑,在被拉住之后还一直挣扎要走。面对突然出现面前家人和“一起回家”的要求,这个在外流浪十年的小伙表现出的是强烈的抗拒。而他年过五旬的母亲在看到小儿子如此反应之后则直接“扑通”一下对着双膝跪地,趴在小儿子身上嚎啕大哭,用湖北家乡话呼喊着儿子。

与阿林、小诚一同顺利见到失散多年亲人的还有广西的小陈(化名)、广东清远的阿现(化名)、湖南的阿亮(化名)。一时间,哭喊与泪水充斥着这个地方。

流浪者被发现

3月5日,深圳“让爱回家”的志愿者程先生偶然间在深圳西乡立交高架桥下发现了这个“流浪者之家”。据让爱回家志愿者介绍,在深圳西乡立交高架桥下长期“居住”着8——11位流浪者,为了不“惊扰”到他们,志愿者以“找工作”和“帮忙补办身份证”为由拍摄了他们的正面照片并得到了这些流浪者的姓名、家庭地址等信息。

几乎是第一时间,这些关键信息被反馈到了“让爱回家” 公益组织的线上平台,后台“寻亲组”的队员立刻着手联系这些流浪者老家的当地派出所,并很快的顺着线索或联系到了当地村委会或对接上了当地义工组织。短短一个周末,这8位聚集在一起的流浪者的家属全部联系上,经过沟通,其中的6位立刻出发来深与失散的亲人相见。

十年寻亲路

老母亲终日以泪洗面双眼模糊

小诚的家人正是在当晚,从孝感当地的义工组织处得到了“终于找到小诚”的信息,在看到微信发来的小诚近照时,小诚妈妈一眼就认出了自己的小儿子,“黑了,瘦了,但那就是我的小诚”。次日,小诚的哥哥即与父母一同踏上了赴深的高铁,“失去联系十年了,我们再也等不下去了”。

2006年,刚刚18岁的小诚(化名)同堂哥一起从湖北孝感老家出发,去往1000公里外的深圳打工。离家头两年,小诚还与家人保持着电话沟通。“虽然电话打得少,但家里至少还有着他的消息。家里最后一次有他的消息还是他往家打钱”,小诚的哥哥回忆道,然而之后,再没有了小诚的消息。家人试过托在深在小叔和堂兄寻找,可是始终没能有任何消息。

3月8日的认亲中,拎着大包小包的阿华一家显得有些“特别”。一箱谷粒多、一大袋面包、一双新皮鞋、一件新外套……同二弟和丈夫一同匆匆赶来的阿华不仅风尘仆仆,更是双手拎满了礼物。阿华说,从志愿者处听说小弟阿林流浪在外期间是住在桥洞里,生活环境很差,所以专程给阿林买了新衣新鞋,见到弟弟要第一时间给他换上。

细心的姐姐阿华,甚至还为其他一时没能找到家人的流浪者准备了面包和谷粒多,“听志愿者说跟我弟弟住在一起的还有一些其他的流浪者,我弟弟年纪小,在外面的这些日子多亏他们照应,我能力也有限,送些吃的希望能帮到他们”,阿华说。

自2013年9月失去阿林音讯后,这家人几乎每年都要来深圳寻亲。阿华说,由于没有任何音讯,他们只能在深圳一家一家的找派出所查询小林身份证使用情况。家中的母亲,由于过度思念小儿子终日以泪洗面,刚过50岁,眼睛就几乎看不清站在对面的人。母亲甚至一度也有来深圳流浪的念头,“她说自己在深圳街头捡瓶子拾废品也能活下去,而且说不定在街上就能偶然遇见自己的儿子”,谈到日夜思念弟弟母亲,阿华几度哽咽。

3月6日,阿华终于得到了弟弟的消息,一看到阿林的照片阿华一眼就认出了自己的小弟,没有怀疑,立刻与丈夫和二弟动身来深。

为什么流浪远方?

经过了解,在西乡立交高架桥下“暂住”的这8位流浪者,开始流浪的“导火线”几乎都是因为证件丢失。

阿林说2013年,自己原先打工的工厂倒闭,工作和住所一时间都失去了。紧接着因为意外,自己不慎丢失了包括身份证在内的所有证件和随身物品。“也想过补办身份证,去了几次都没找到地方”,阿林说,没有身份证便不能正常的参加招工,只能依靠打零工勉强维持生活,慢慢的就认识了这些同样没有身份证的人。

而阿林的遭遇,这八位流浪者的经历中都能找到。平均年龄不足三十岁,少年辍学,赴深打工,一朝不慎丢失了证件未能当即顺利解决。只能打零工微薄度日,最终流落街头,又因为自尊心强好面子不愿意家人知道自己的现状,不愿意同家人联系,多年以后也就习惯了流浪生活。

没有身份证,所以不能买回家的车票,没有身份证,所以不能参与正常的社会工作……在南都记者的询问中,“没有身份证”似乎成为了一切问题的根源。“我去过派出所,也多次去试图找个补办身份证的地方,这么多年一直没找到”,面对家人和南都记者阿林这样说。

而志愿者则向南都记者表示,阿林曾私下告诉他,自己过得不好不愿意现在就这样回家才是一直没有补办身份证,也没有联系家人的原因。

截至发稿时,

在此暂住过的流浪者湖南邵阳的阿亮

因为没能解开“心结”

在认亲现场再次跑掉失去联系。

采写:南都记者孙雅茜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